欢迎光临河南配送服务有限公司!

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售后服务

服务热线 13568665326
6876-87214328
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服务展示 >

遇见了你,我就做自己世界里的困兽

来源:未知 发布日期:[2017-09-21 16:37] 浏览:|

 
  盛放在光阴里的爱,我在春归处,等你,解困这相思的棋局;等你,承载着款款深情,于蒹葭彼岸缓缓而来。
  
  十一月,没有雨,也没有雪,小镇的天湛蓝如宝石,常常晴空万里,太阳总是分外耀眼,但山风是冷的,凌厉的,所经之处,毫不留情扫落了树叶。落叶无助的飘起,舞作一片圣洁的繁华,落下,就像我的心儿,有些微微的泛疼。站在小镇的山上,望着远处风烟袅袅的房屋,漫步走过枯叶铺满的小径,萧瑟的衰草,冷冷的风,苍凉的景,我兀自打了个寒噤,忍不住把季节的灵魂和心灵的悸动交错铺展开来,细数着那一点点的相思。
  
  当年,坏人和我吵架,又气又难过,哭着收拾东西准备出门,在床边拿包时,躺在床上的坏人一下子用腿夹住我的腰,怎么都掰不开。坏人一个劲的说:“你走啊,我不拦你。”我只好坐在床上哭,过了好久,坏人说:“你不走了好不好,我的腿都抽筋了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我当时居然就原谅了他。
  
  据说,他是天使,她是恶魔,偶然的相遇,他们相爱了。但由于身份,她只能抹泪离去。一天,她听说一位天使因弄丢双翼,被贬入地狱。她害怕,会不会是他?来到地狱之门,她天旋地转,竟真的是他!他也发现了她,于是拨开正嘲笑自己的恶魔,来到她面前。她大哭:“为什么?”他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,为她拭去眼泪,笑笑:“为你,我愿折断双翼,换你的一生。”
  
  若问闲情都几许?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
  
  我做过最深沉的美梦,一半在心里结成了伤,一半在胃里酿成了酒。你在我梦中很久很久了,在我心里,你是我的最爱,我会在不经意间想你,忍不住的想你,可我不知道你在哪儿。我知道你会来的,你会对我好,会疼我,爱我,厮守我一辈子。可你总是若隐若现,我怕一转身,你就会离我而去。我留恋在有你的梦里,卑微的挽留你,不敢有丝毫的懈怠,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,我的心好痛。可一想起你,突然的,我的心就暖了,我想醉在其中,不愿醒来。
  
  记忆多数时候是空白的,但唯一能记住你。在梦中,你曾对我说,要好好活着,你说这句话时,眼神有些游离,闪烁的眸子里,暗藏了我看不懂的忧郁。我多么想,做你眼中的泪,唇间的语言,脸上的微笑,手中的水杯,怀中的跳动,身体里的热情。我想是你鼻腔里的呼吸,血管里的血液,肌肤上的温度。我只愿住在你心里,静静的陪着你。
  
  春暖花开的时候,我想变成一只蝶,即使要承受蜕变的痛苦,即使要风吹雨露,即使只有七天的生命,只要能自由飞翔,我就能飞到有你的地方。炎炎夏日里,我情愿是一棵树,在你经过时,洒下一地花雨。我愿意是空气,是阳光,是风雨,是尘埃,我只想围绕着你,漂浮在你的生命里,即使你见不到我,或者对我视而不见,我只想默默的看着你。
  
  我不知道你的名字,看不到你的模样,听不到你的安慰,可你却真真切切,对我不离不弃。如果有一夜你不来我梦中,我就会失落不安,不知所措。想你,就如那深海里墨绿色的水藻,纠缠不清,难以分离。这一生唯愿与你,青丝相逢,走过白首。演尽了悲欢离合,那是一种忧伤的甜蜜。
  
    
  
  一场寂寞凭谁诉?算前言,总轻负。
  
  我站在风里独自落寞,多么希望,你能懂我的沉默,懂我的执着,懂我的欲言又止。纵然你山高水远,只要你呼唤,我一定能快速抵达;纵然我万事牵绊,只要你招手,我一定会义无反顾。我若难过,你会不会着急;我若流泪,你会不会想办法逗我开心。因为你,我爱上你住的城市,那是我梦里梦外辗转的心驰神往。距离,隔不断我的爱恋;时间,冲不淡我的思念。任季节轮回,我始终认为,今生只为你而来,如若错过,我会傻傻的预约来生。
  
  不知道你在飞花的南国有没有想我,而我愿意在飞雪的北国等你,守候着每一天每一夜。多少次,我掩藏不住你给的疼痛与寂凉,浮躁的心儿吞噬时间的海,在呼吸都清晰的空间里,繁衍出从内心深处涌起的思念,我放肆的放声大哭,惊动了角落的尘灰和嬉戏的虫儿。我知道,我们的故事没有驿站,我们的剧情没有结局,是喜是悲哪怕是一场戏,一场梦,不管岁月如何流逝,你终究是我的永恒。
  
  陌上风吹,我相思成雪,片片雪花漫天飞舞,地上白茫茫一片。我与影子为伴,慢慢蹲下,在一片雪地上,我用指尖写下了一首情诗:我想你。泪珠滴落,那首诗瞬间成殇。回家,冲一杯咖啡,打开电脑,想写一篇关于你的日志。写上,删除,已是深夜,可你的影子越来越模糊,落寞的空间写满情愁,敲出的文字显得太过苍白,凑成的文章支离破碎,思念泛滥。
  
    
  
  泪点相思不眠夜,风拥残月落雪间。
  
  
本文标签:

编辑:未知 文章标题:遇见了你,我就做自己世界里的困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