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河南配送服务有限公司!

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售后服务

服务热线 13568665326
6876-87214328
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成功案例 >

叮叮咚咚表达着它对这个世界的赞美与喜爱

来源:未知 发布日期:[2017-09-21 16:57] 浏览:|

 
  停杯投箸不能食,下线四顾心茫然。青蛙之意不在网,在乎美眉之间也-----网络无名氏题记。
  
  四月的小镇,飞雪和细雨交融,难舍难分,但阳光是柔和的,像小心翼翼的亲吻,吻在了我的额头,吻在了我的面颊,也吻在了我的心里。这轻轻的一吻,便明媚了整个季节的笑容,那树儿笑了,舒展了枝丫,挺起了腰杆;那冰儿笑了,慢慢的融化,我的四月,过了愚人节,过了清明节,稀里糊涂就到了月底,表一表网上那些破事,准备迎接五月的法定假日。亲,我的友友们,你们好吗,但愿我的问候带给你们快乐-----劳动快乐,上网快乐,聊天快乐!
  
  春节前,网友林加了我,说是在附近找到我的,每次加我都被我忽略了。我问:加我干嘛啊?林说:认定你了,不加别人,只加你。我暗自高兴,这下终于来了一个专一的好友,说不定还是帅哥。林说,他是一个退伍转业武警,我本着对解放军叔叔的崇拜,开始和林聊天。反正,长假无聊,长夜漫漫,二师兄不是工作就是应酬,或者陪家人过年,也顾不上理我,咱闲着也是闲着,就做做好事,陪这位兵哥哥玩玩吧。
  
  林说,他十八岁参加了武警,上了军校,在湖北军区干了二十年,参加过美国维和部队(我想,可能是联合国维和部队,本来想纠正,但一想,美国是老大,说美国也没错),去过非洲,回到甘肃老家的时候,受到了县长的亲自接见,是家乡的骄傲。林说,他舍不得军队,舍不得战友,舍不得那套军装,可是,他哥哥出了车祸,父母需要照顾,忠孝不能两全,只好脱下心爱的军装,转业到地方,还没分配,估计要到三个月以后,县里刑警队和武装部都抢着要他。我说,我从小就喜欢军人,想一睹你的军人风采,你能不能发张军装照片?林发了三张反拍的照片,都是便衣,我看了半天,那极不协调的服装,怎么看都像个进城务工人员(不是歧视哦,我表哥是农民,都比他洋气,而且一口标准的普通话)。林说,他不能乱发照片,他在军旗下宣誓要誓死保密,很多事情亲人都不能告诉。我问,那你在军队做什么?林说,他在军队做宣传干事。我问,那你去非洲做啥啊,是不是去杀恐怖分子本拉登?林说,他们去非洲救援医疗等,他是做宣传的,负责贴标语。我问,非洲人能看懂中文吗?林说,专门有人用英语写标语。我问,那你懂英语吗?非洲人懂英语吗?林说,会几句常用语,非洲人俗称英语是母语。我问,我们大天朝怎么会派一个不会英语的军人去美国军队?林没有回答我,却说:你是不是不相信,骗你干嘛啊,你可以来我们村里调查。后来,林发了一个穿着袒露时尚的美眉的照片,告诉我,那是他老婆,是个军医,也在湖北军区工作,不愿来甘肃,正在和他闹离婚,儿子也不给他。
  
  在这期间,林表述的很吃力,我理解的很费力,好在有电话,但林不说普通话,尽管我要求好几次,林还是一口浓重的地方话,林说,他只会说南方普通话,怕我听不懂,不过,我总算弄明白了他的来龙去脉。虽然,我心中纳闷,一个上过军校又做宣传的军人,这聊天也有点差劲,但出于对军人的尊重,还是莫名其妙同情起了林,觉得他好可怜,一激动,我就把自己叫啥干啥多大,家在拉萨市八角街,最近回甘肃来过年都告诉了他。
  
    
  
  我在想你的时候,是不是,你也刚好在想我。
  
  接下来,林有意无意透露,他们村里人都说他转业费一百万。我心中窃喜,有钱人啊,看来老天开眼了,终于遇上土豪了。林说,他买了丰田V5,可以随时来看我,他喜欢上我了。我问,你都没有见过我什么样,凭啥喜欢?林说,凭感觉。我说,咱不但很丑,而且残疾,不会走路。林说,他只知道我心地善良,要我做他情人,只要我愿意,他可以娶我,照顾我和女儿一辈子。林还说,他一米八的个头,本人比照片更帅,绝对比我家坏人优秀,他有钱,可以养活我,他为了和我聊天,换了个华为手机,为了我,他什么都愿意。我说,怎么感觉华为和丰田不般配啊,你应该买果6。林说,他只有我一个好友,他爱我,不想再和别人聊天。后来,林一再暗示,我们都是中年人了,人生苦短,不要浪费时间。我被突然的爱情冲昏了头脑,我说,那你来看咱吧,让咱也坐坐36万的日本车,至于婚姻大事,咱俩见面后从长计议。林说,过两天,他就来看我,带我自驾西藏游。我赶紧嗯嗯,唯恐失去机会。
  
  可是,还没等到过两天,林却把我给删除了,我算了算,这段“爱情”整整十天了。唉,删了就删了吧,谁让咱命里没有呢。原本,这故事也该结束了,但当天中午,林又来了电话,说他被一美女相约,连夜开车去了县城,结果在KTV见到了美女,正和一大帮男女嗨着,美女要他买单,他逃了出来,回家后连夜删了所有网友,只留下了我的电话。我在电话中忍不住大笑,我真想问问不是只有我一个好友吗?可是,林唉声叹气的,算了,估计这位兵哥哥在那个寻常之夜,要么挨揍,要么买单。本来,还想继续玩下去,可惜长假快过了,我也要回拉萨上班了,此事只好作罢。
  
  春节,加一微友光,打过招呼后,问我:在哪里:我说:在镇上。光:我能来看你吗?我:可以啊。光:那你住哪里?我说:在镇政府公寓楼208。光:你还是出来吧,我请你吃饭。我问:有红包吗?光:有啊。我:算了,咱不爱出门,而且正在减肥。光:你会后悔的,因为我会给你真正的红包。我:你见了咱也会后悔,死的心都会有了。光:为什么?我:因为咱很丑。光:你的心不丑吧。我:真心说,咱真没见过自己的心,不知道长啥样,要是见了,估计就见不到你了。
  
  周五晚上,我去朋友家玩儿,很晚了才回家,街上到处是静悄悄地,很可怕,经过一条偏僻的小路时,直觉告诉我,身后尾随了几个男孩子,他们在悄悄地跟着我,其中有一个还在说:“这妹纸身材真不错耶。”我当时非常害怕,真担心他们跑到我前面拦截。万一他们看清我面相,把他们给吓跑了怎么办?我的心好纠结。
  
    
  
 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鼠标,我却用它寻找——帅哥。
  
本文标签:

编辑:未知 文章标题:叮叮咚咚表达着它对这个世界的赞美与喜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