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河南配送服务有限公司!

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售后服务

服务热线 13568665326
6876-87214328
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成功案例 >

仙友更是我精神的依托,是我灵魂的导师

来源:未知 发布日期:[2017-09-21 16:57] 浏览:|

 
  男人就像一条河,一条流淌不尽的河。他既有风平浪静,也会波涛汹涌,他承载着女人的梦想,他融入了女人的忧喜。
  
  小镇的五月,细雨霏霏,草儿绿了,树叶展了,天也暖了,空气也格外清新了。小镇的山上,绿色茸茸,和风煦煦,我的心像是沉睡了千年,突然苏醒了,思绪荡过日子的海洋。
  
  小时候,父亲在外地工作,很久回家一次。我渴望父亲回家,不仅有白面馒头吃,还会有水果糖和零花钱,最最主要的,我可以赖在父亲怀里,父亲的怀抱就是我的天堂,永远温暖安全。就是现在,每次回家,当着父亲孙子孙女的面,我仍然要黏腻父亲。有了父亲,我就是一个可爱的长不大的女儿。
  
  我的哥哥,年长我八岁。童年的我,像跟屁虫一样,整天缠着他,陪我玩游戏,给我讲故事,捉麻雀,至今,那烤麻雀的香味,还在我心脾回荡。儿时的我,在哥哥背上玩耍,度过了快乐的童年。父亲和哥哥,是我至亲的亲人,我一辈子深爱着他们。
  
  初中一年级,我在乡中上学,要经过一条小河,河水不深,但是很宽,走近路没有桥。那年秋天的早上,我迟到了,就抄近路上学,到了河边,傻眼了,我正要涉水过河,忽然有个男生喊道:河水太凉,等一下我来背你。我一看是同村的,比我大两岁,眉清目秀的,就是不爱学习,我们一个年级,但不同班,因为村子里封建,平时几乎没有说过话。他脱了鞋子,蹲下,我犹豫了一下,红着脸小心翼翼趴在了他的脊背上,他稳稳地背着我过了河,放下我说道:以后我背你啊。我顿时满面霞飞,心跳不止,飞快离开了他。接下来几天,他真的天天等我过河,可不知怎么被一个好事的老太婆看见了,这样,村子里就有了我是他媳妇的传说,并传到了学校,成了同学的笑柄。从此,我不敢搭理他,后来,我去了城里上学,再也没有见过他,也不知现在的他怎么样了。多年后的生活里,我才发现,我一直向往的,是那样一个结实的脊背。
  
  二十岁时,我在小镇上班,遇到了坏人,我们就恋爱结婚了,不到十五平米的平房,是我最温馨的港湾,粗茶淡饭,卿卿我我,享受着二人世界,即使有争吵,也觉得甜蜜。白天早出晚归的上班下班,夜晚枕在坏人的胳膊上,靠在坏人的肩膀上,我的右边总是依偎坏人的左边。坏人的怀抱成了我的依赖,我在坏人的怀里取暖,数着他的指头,听着他的心跳呼吸,摩挲着他的胸脯,在他肚皮上写字让他猜......我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小女人。可是,有一天,有了宝贝女儿,霸道地睡到了我和坏人的中间。激情逐渐消退,日子渐趋平淡,情人变成了亲人,我们便冷静的过着和谐的生活。
  
    
  
  静静的小河,悠悠的流淌,河畔,春有繁花,夏有荫柳,晚秋
  
  枫红,冬飞飘絮。只是不见了,那个过河的男孩女孩。
  
  书生,是一个谜,在相识的几年里,我对他一无所知,只知道他是个官人,至于多大的官儿,我无从所知,就一直叫他保长,不知道他对我的感情有没有真过,但他的个人信息没有一个是真的。记得是N年前七月的一个夜晚,我发错了消息,结果就认识了书生,也可以说是一见钟情,从此我就夜夜陪伴。书生长得帅,成熟稳重,懂的诗词,就像一处迷人的风景。也可能是孤独,也可能是虚荣心作祟,我竟然莫名其妙的迷恋,甚至为了陪他,上班迟到早退,误了班车,打车上班更是常事。书生说,他在林芝援藏,可凭我对网络的认知,我知道他在说谎,但我一直没有揭穿。直到后来,据说书生升官了,开始玩失踪,我苦苦思念,篇篇日记为他而写,他却给我发个短信都没有,我的心也慢慢冷了。当有一天,我向他请求,给我一瓶长江水时遭到婉拒,我就彻底失望了,我的头像对他因此成了灰色。
  
  三年前的我,彷徨,悲哀,无助,忧郁,想了结生命。我相信是上天的安排,在这一年清明节的午后,仙友加了我,于是,我们一边玩网游非仙勿扰,一边聊天。仙友博学睿智,诙谐善良,谆谆开导,给了我无限关爱,让我感受了人间真情。由此,我的生活发生了质的变化,我明白了爱的真谛,我不再冷漠,不再只是狭隘的情爱,对人生充满了热情和希望。仙友说我是他上一世遗落的亲人,我就把喜怒哀乐给他分享,他为我开心,为我解忧。是拨开迷雾的明灯,是冬天里的暖阳,是我心中的佛,至今对我不离不弃。
  
  弟弟是附近的人,意外加了我,可我坚持说不是本地的,他也半信半疑相信了。因为我认识弟弟,又在同一栋楼里工作,我在一楼,他在三楼,出于好玩,我就和他瞎聊。我说自己单身,弟弟说他离异,聊了三个月,弟弟说喜欢我了,并给我买了羽绒服,我才知道玩笑开大了。我正思谋着结束这场游戏的时候,却在上班时被弟弟认出。弟弟送了我衣服,又对我关心了一周,我不知所措,总觉得欠他一个约会,为此,我准备了好久,忐忑不安的等到了相约的日子,弟弟却放弃了,我的心反而安了下来。有一天,我清理QQ时误删了弟弟,他也没有再加我,一场短暂的缘份就这样结束了,犹若烟花,美丽而瞬间即逝,但是浪漫却让我久久回味。
  
  在干嘛?闲着。没找个美眉聊天?长的丑,没人要。有多丑?很丑。难不成是二师兄?哈哈......就这样,二师兄成了我的朋友,亲密无间的,无话不谈的挚友,亦或是知己、蓝颜,反正是有着说不完话的那种关系。二师兄其实不丑,在咱眼里是优秀的帅哥,虽然牙齿有点瑕疵,但不影响美观,偶尔露齿一笑,还显得十分可爱。二师兄一点也不呆,绝对聪明有余,而且幽默风趣,唯一和八戒哥哥相似的就是善解风情,这个风情不是指风花雪月的男女之情,而是指风雅痴情,时常让我开怀大笑。虽然隔屏而望,但二师兄能把我心底里的那些私密看得一清二楚,我都纳闷,是我进到了他的心里,还是他进到了我的心里......夜已很深,二师兄终于动了:和谁聊天?没。那在干嘛?等你。顺带呢?想你。骗子?没有。那咱查岗了?嗯,那咱呼呼了,不许私聊哦。嗯。安,记得想咱。嗯......
  
  生命中,总有一次相遇,让山水相依恋;总有一次心动,让天涯化咫尺。一份情,在风的呢喃里,柔柔诉说;一份念,在雨的柔情里,轻轻曼舞。而时间的渡口,我们皆是过客。无论我们怎样珍惜与挽留,或者怎样荒废与抛弃,生命的田地终将是一片寂静荒芜,我能留下的只是一个问候:亲,你还好吗?
  
    
  
  相遇很美,美到心动;缘份很暖,暖到落泪:亲,你会记得我吗?
  
  
 
本文标签:

编辑:未知 文章标题:仙友更是我精神的依托,是我灵魂的导师